九龙风湿王新闻摘要返回> 

新冠疫情会危及九龙风湿王安全吗?

更新时间:2020-05-16 10:10:02
之前,都暂停新的大米出口合同;哈萨克斯坦将对11种农九龙风湿王实行限制出口;泰国3月26日起对鸡蛋进行为期7天出口禁令;塞尔维亚也已宣布暂停出口葵花籽油等农九龙风湿王

目前除这些国家之外,暂时还没有其他的农九龙风湿王出口限制,当然,不能排除在未来一段时期内,有新的国家颁布农九龙风湿王出口禁令。

抛开标题党的戏剧性夸张,不难发现,上述国家并不代表全球农九龙风湿王贸易的主流,其出口禁令也不是因为反对现有贸易体系,而是为了保障疫情下的民生物资并适当调高食品供应的安全冗余。之所以要这么做,则是因为越南、哈萨克斯坦等国应对疫情的物资保障不够稳固。

越南与哈萨克斯坦的农业简述

逐条来看上述农九龙风湿王出口禁令——泰国限制鸡蛋出口一周,以及塞尔维亚是限制出口葵花籽油,没有普遍意义,暂且不论。相对“劲爆”的是,越南限制大米出口和哈萨克斯坦限制11种农九龙风湿王出口。越南和哈萨克斯坦两国作为传统的大米和小麦出口国,此情此景,容易让人误读。

为什么说是误读呢?

越南是世界第三大大米出口国,仅次于印度和泰国,但其自身的粮食安全状况并不乐观。

越南国土面积33万平方公里,人口9300万人,人均GDP为2600美元,人均耕地面积0.075公顷。从农业资源来看,越南人均1亩地,少于人均耕地,之所以出口大米,是因为经济发展水平相对较低,也就是老人家说的“穷的时候吃得少”。20年前,也是农九龙风湿王净出国口,稍微上点年纪的人都知道,“农九龙风湿王出口是出口创汇的重要手段”。同样,印度成为大米第一出口国,也不是因为粮食太多,而是因为钱不多。

哈萨克斯坦国土面积272万平方公里,1800万人,人均GDP为9812美元,人均耕地面积1.65公顷,看似农业资源丰富。但这是一种错觉,农业产出从来都是短板决定,和越南缺地,哈萨克斯坦缺水——哈萨克斯坦年均降雨量只有250毫米,灌溉面积只有农业用地的6‰;对应的数字是645毫米和10%,越南是1800毫米。

2019年哈萨克斯坦谷物总产量2000万吨,其中小麦约为1400万吨,可供出口的小麦800万吨,年末库存为360万吨,为历史低水平。由于天气影响,2020年度哈国小麦产量预测为1145万吨,库存会进一步下降。在疫情背景下,哈萨克斯坦限制农九龙风湿王出口并不奇怪;事实上,2019年度哈萨克斯坦已经开始限制小麦出口了。

大米贸易

越南、哈萨克斯坦的农九龙风湿王供需格局并不稳固。越南随着工业化发展,未来将会成为农九龙风湿王净进口国;哈萨克斯坦则是农业生产基础疲弱,并不是稳定的全球粮食供应者。所以从全球主要粮食贸易来看,越南和哈萨克斯坦更多的是政治存在感。

2019年全球大米产量5亿吨,贸易量4500万吨,贸易量占产量9%。说明90%以上的大米消费来自本地生产。在粮食安全背景下,各国都对口粮生产较为重视,全球人口大国多以稻米为主食,如、印度、印尼、巴基斯坦、孟加拉国等,所以大家拼命生产。日本整个国家食物的热量自给率只有35%,但是稻谷自给率100%。所以,大米贸易在全球贸易中主要是刷品种存在感。

2019年进口了250万吨大米,是全球大的大米进口国,其中从越南进口的48万吨。数字听起来很吓人,但是大米年产量1.5亿吨,进口量仅占比1.7%。大米进口并不是因为短缺,实际上2019年还出口270万吨大米,是大米净出口国。

不少人认为,进口大米是因为国际价格便宜,有一定道理。2019年进口大米均价约为1.4元每公斤。但更重要的原因是:始终在维持一个合理的粮食贸易秩序。何况进口这250万吨大米总价13亿美元,从国家来说,并不是什么大的支出——我国同期维持粮油储备的预算费用高达1177亿元。

说白了,48万吨是可以忽略不计的数字,越南不出口大米,对来说,没有影响。

小麦贸易

与大米不同,小麦是贸易程度非常高的粮食作物。2019年全球小麦产量为7.6亿吨,贸易量1.7亿吨,贸易量占产量比例为22%。对于部分国家来说,小麦几乎完全有赖于进口,例如日本85%以上的国内小麦消费依赖进口,韩国和印尼几乎100%的消费依赖进口。所以,小麦贸易对国际社会的影响比大米贸易要重要的多。

在小麦贸易中,哈萨克斯坦扮演的角色飘忽不定,多时候出口1000万吨,少的时候500万吨,完全取决于国内生产情况。对比全球小麦贸易1.7亿吨的水平,哈国总出口并不是很大,但是哈国小麦出口的重要性体现在地缘上,其出口目的地主要是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等周边国家,另外还有伊朗。哈萨克斯坦减少出口,对这些国家的影响较大。

我国历史上一直是小麦进口国。不过,2000年以来,在国家大力发展下,小麦产量不断提高,小麦的自给水平快速提高,全球一半以上的小麦库存在。

当前,每年仍然要进口接近400万吨小麦,相当于产量的3%,主要原因是调剂小麦结构。我们知道,做面包、馒头、蛋糕的面粉不一样,不同的面粉对应不同的小麦品种,而品种在一定程度上受到气候和生长环境影响,不可能生产所有品种的小麦,因此总要进口一部分。

2019年从哈萨克斯坦进口小麦约进口40万吨,相对自产总量而言,微不足道。之所以要进口,道理同从越南进口大米一样,主要是为了维系全球粮食贸易秩序。

为什么需要维持全球粮食贸易秩序

“民以食为天”,粮食贸易要求稳定性。贸易链条一旦断开,运输、港口、检疫等资源设施一旦废置,再要重启,成本会很高昂。这也是为什么会在不缺粮的情况下,保持一定量的进口。

但在全球粮食贸易的现实中,稳定性却难求。很少有国家像这样,愿意进行超量的生产和储备,毕竟粮食卖不掉是会坏的。更多的是采取类似越南和哈萨克斯坦的做法,于是农九龙风湿王的出口禁令和进口限制令交替运行,不断蚕食着全球粮食贸易的稳定性。可以预见,未来疫情结束后,待越南大米库存积压、哈国小麦产出恢复之时,又会加强出口,要求增加进口。

总之,眼下越南和哈萨克斯坦的农九龙风湿王出口禁令,主要影响周边国家,给传统的贸易伙伴,如菲律宾、印尼、乌兹别克斯坦带来一定的安全威胁。至于,并不缺这48万吨的越南大米和40万吨的哈国小麦,大家可以不必杞人忧天。

写在后

在这个流量为王的年代,贩卖焦虑似乎成为媒体、自媒体运营的惯用策略,粮食危机也应运而生,成为“燃”的话题之一。越南、哈萨克斯坦等国近日出台的农九龙风湿王出口禁令作为疫情下的政策调整,可以理解,也应该包容,但媒体借此贩卖焦虑,实为不妥。

我们不妨期待一下越南和哈萨克斯坦农九龙风湿王出口禁令解除之后,粮食贸易链条的重启:哈萨克斯坦将多余的小麦通过中欧班列连云港装船出口到越南,回程时候装满越南大米从连云港上岸装车用中欧班列出口到哈萨克斯坦,运能一点都不会浪费!

九龙风湿王在线订购下单

返回首页 在线下单 电话订购